2017年12月6日 星期三

李登輝總統:二二八事件,我聽到槍聲



李登輝總統:二二八事件,我聽到槍聲

文/邱斐顯

攝影/邱萬興
錄影/謝學榮
時間2017421
地點/台北翠山莊


前總統李登輝1923年出生於淡水三芝。就讀淡水中學、台北高等學校、日本京都帝國大學農學部農業經濟系就讀(1946)、國立台灣大學農業經濟系(1949)。曾任台北市長、台灣省政府主席、副總統等職,並於1988年至2000年擔任中華民國總統以及中國國民黨主席。1996年代表國民黨當選為首位全國公民直選產生的總統,2000年卸任時,成為首任完成和平政黨輪替的總統。民間視李登輝為第一位台灣人總統。


台大學生聽到槍聲


二戰結束後,1946年春天,日本戰敗,李登輝恢復學生身分,決定從東京回台北進入國立台灣大學農業經濟系繼續讀書。他於1949年畢業。1947年的二二八事件發生的時候,他是台大二年級的學生。


1947年初,二二八事件爆發。李登輝在自己的著作中,對自己和二二八的關係有以下這樣的說明:


或許有人會問,當時我在哪裡?事實上,當時我也是被鎮壓的對象之一。…… 生為台灣人,既對台灣的未來充滿使命感,也對於學習農業政策懷抱著滿腔熱誠,正值年輕的我,怎麼可能在當時的情況下,還不問世事,閉門苦讀?—《台灣的主張》第49


2017421日,本書編輯小組一行四人前往前總統李登輝的居所翠山莊專訪。高齡94歲的李登輝,談起「二二八事件」,心中仍有無限感慨。


「當時,我是台大農經學會會長,那天我下課出來,在台大農場,看到一個外省子弟助教,被老百姓打。」後來他從古亭走到南昌路專賣局去看看。當下,他聽見長官公署(今行政院)那個方位有槍聲傳來。


狗去豬來  台灣菁英被虐殺


談到當時的政府,李登輝表示,19459月,中國國民黨任命陳儀為「台灣省行政長官」。原本台灣人準備歡迎國民黨的軍隊進入台北,但是當他們看到國民黨軍隊穿的是破舊軍服,感到錯愕。因為,台灣人已經習慣日本軍隊紀律嚴整的行軍,對他們來說,國民黨軍隊太雜亂、太沒紀律了。


二次戰後,台灣被納編為中華民國其中的一省,用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取代日本的台灣總督府。但是,重要職位都被大陸來的外省人獨占,本省人只能從事基層職務。


日治時期台灣人民無法想像的「貪污」行為,隨著中國政府來台,大舉橫掃台灣,以致一日數市,四萬元舊台幣換一元新台幣,惡性通貨膨脹等等,導致台灣經濟大為混亂。不久後,民間出現了「狗去豬來」這句話。


1947228日,國民黨軍隊竟對在行政長官公署前遊行的群眾開槍掃射,造成許多死傷。結果,騷動隨即擴散到台灣全島。


當時,台灣省行政長官陳儀研判可能招架不住,表現出要與本省人組成的「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對話的姿態。李登輝當時也出席了台北的會談,但他立即意會到,那不過是陳儀等待大陸援軍到來的拖延戰術。


當時,在會議上大膽發言的人,後來都陸續被逮捕了。台灣的菁英階層(日治時期接受高等教育者)為首,超過二萬八千人遭到虐殺。


自己也是白色恐怖受害者


1987年鄭南榕推動「二二八和平日運動」時,李登輝當時擔任副總統職務,但身為副總統完全沒有實質權力可言。在國民黨長期執政的大環境下,副總統李登輝只能「想」,什麼都不能「做」。他的心裡非常清楚,建立民主社會之際,最重要的就是回顧「歷史的真相」;國民黨不允許台灣人自治的粗暴式統治,讓台灣人非常憤怒,最後終於爆發了震撼全台的大事件,就是二二八事件。


1949520日,台灣省警備總司令部以維持治安的名義,發佈戒嚴令。限制台灣人民言論、出版、集會、結社等種種的自由,直到1987年才解除。


李登輝提到,長達38年的戒嚴令,誰能想像台灣人民被迫長期生活在不安與恐懼中的痛苦嗎?他自己也曾度過因白色恐怖而無法安眠的日子。


然而因為他的身分特別,他認為對於歷史過程中被殖民的經驗,各式悲劇與其主謀者,我們一方面予以嚴厲批判,另一方面也要懂得超越自我的悲傷,諒解他人的處境。他強調,「『歷史的真相』是無可爭辯的事實。如果我們完全否定歷史或曲解歷史,便無法將自己的歷史擺在主體上。」


先來慢到不重要  認同台灣才重要


李登輝表示,鄭南榕先生曾自述:「我出生在二二八事件那一年,那件事帶給我終生的困擾。因為我是個混血兒,父親是在日治時期來台的福州人。母親是基隆人,二二八事件後,我們是在鄰居的保護下,才在台灣人對外省人的報復浪潮裡,免於受害。」


李登輝曾經多次強調,不應該以來到台灣這塊土地的先後順序,做為是否為台灣人的標準。不論是台灣的原住民、明清時代遷台的移民,或是1949年前後從中國來的軍隊及平民,所有人都想在台灣這塊土地上打造一個理想的鄉土。


對台灣人來說,已經從「異國」變成「故鄉」了。由此可知,愛台灣這塊土地的人、以台灣為優先的人、認同台灣民主價值的人,不論先來後到,都是今後台灣需要的人。


二二八事件真相的調查,是1988年李登輝擔任總統以後的事了。19881月中,蔣經國總統過世,李登輝由副總統職務暫代總統職務。那時候,國民黨權力重組,台籍政客與外省籍政客正在政治鬥爭。李登輝一邊要在國民黨內忙於鞏固自己的政治實力,一方面要處理民進黨街頭抗爭的各種議題,尤其是與台灣歷史息息相關的「二二八事件」真相與善後工作。


199011月,李登輝指示行政院邀集學者進行調查研究,成立了「二二八事件專案小組」及「研究二二八事件小組」。同時為表達對罹難者的哀悼之意,籌劃建立紀念碑。


1995228日,李登輝以總統的身份向罹難者家屬道歉,並呼籲記取歷史教訓,以寬容的大愛撫平悲傷,恢復彼此的信賴。李登輝呼籲,二二八紀念碑絕對不是充滿悲情的「嘆息牆」。對台灣人而言,這是社會重整、回復人性,再出發的原點。


制訂新憲,才是轉型正義的重點


當台灣已歷經兩次政黨輪替,二二八事件已經過了七十週年,李登輝總統早已卸任17年了,他又是怎樣看待台灣的「轉型正義」?


李登輝認為,台灣從1996年人民直選總統,至今已經20年,包括他自己在內,有四位總統,都是人民想改變現狀,要改革社會不公不義的高度期盼氛圍中當選。他表示,任何一個領導者,就算曾經得到人民壓倒性的支持而掌權,但若過度追求媒體曝光度,因此失去了腳踏實地的耕耘,沒辦法回應大眾的期待,很快就會被人民看破手腳。


李登輝指出,領導人要有比一般人更高的自我要求與期許,要設定更高的理想及目標,也就是說,要設定未來五年、十年的「國家戰略藍圖」。他強調:「這幅藍圖不是全由領導者自己畫的,是需要擴大組織成員共同參與。藍圖打造出來後,更要與大家分享,這樣做才能引起社會各界共鳴,激發老百姓的熱情,共同追求這個理想目標。」


李登輝認為,台灣人民完成當家作主的百年心願,是第一次民主改革的成就。但運作到現在,已經出現瓶頸。每一個時代、每一個世代,都有需要解決的問題,以及期待的未來。新時代的台灣人應該超越過去的恩怨,追求國家正常化。制訂符合台灣未來需要的憲法,才是「轉型正義」的重點工作。



本文收錄於邱斐顯主編的《二二八平反與轉型正義》201711月,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出版p.116~121



本文作者邱斐顯,著有《想為台灣做一件事》2010年,前衛出版社。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