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2日 星期一

浪漫愛情小說裡的人權關注





浪漫愛情小說裡的人權關注
--讀馬克.李維《伊斯坦堡假期》感想

邱斐顯


為紓解壓力,看浪漫小說


前兩個月,我正忙著編書之際,為了紓解壓力,我又去圖書館借了幾本與編輯領域無關的書籍來閱讀,其中一本是浪漫愛情小說《伊斯坦堡假期》。


我借這本《伊斯坦堡假期》時,「浪漫小說」並不是我考量的重點,而是這本書的中文譯名有「伊斯坦堡」,我才想借來看。二十九年前,1989年,我第一次出國旅遊時,我就選擇去當時罕有台灣人旅遊的希臘、土耳其。那一次的長程旅遊,我對伊斯坦堡的印象極為深刻。近年來,當我在圖書館看到與伊斯坦堡有關的中文書籍時,我常常會想借來看一看。


本書的作者馬克.李維,1961年生,是一位享譽國際的法國知名作家。幾年前我就讀過一、兩本他寫的書了。因此,看到這本《伊斯坦堡假期》時,我覺得自己應該能夠輕輕鬆鬆地享受他的文筆與他所舖陳的浪漫小說。


馬克.李維是法國人,但他在《伊斯坦堡假期》書中所創造出來的男、女主角卻是英國人。馬克.李維描述的英國倫敦南方布萊頓遊樂園區的場景與氛圍,我也倍感熟悉,因為我在1990年到1991年曾赴英國攻讀碩士,那一年我有機會走訪了幾處遊樂園區。


隨著故事的走向,馬克.李維在描寫女主角的身世時,一直埋有懸疑的伏筆。馬克.李維善於營造小說中浪漫、懸疑的氣氛,此書中最常出現的互動模式,就是男女主角互寄書信。


調香師耐人尋味的身世


唯一美中不足的一點是,馬克.李維描寫的場景似乎與年代有點不符,我必須常常回去翻閱他所設定的年代。小說一開始,他標示出的地點與年代日期是「倫敦,一九五○年十二月二十二日」。然而,一九五○年代英國倫敦的希斯洛國際機場是什麼樣貌?按史料來說,二次戰後,這個國際機場才剛設立四年多。但是馬克.李維所描寫的場景,卻是與目前現代化的國際機場太相似了。以1989年我到伊斯坦堡旅遊的經驗,我更能感受到當年歐洲國際機場的「非現代化」。遑論要往前推四十年前的國際機場風貌了。


書中的女主角是一位調香師,從事香水調製工作,從倫敦去伊斯坦堡,尋找香味配方,她一路在伊斯坦堡的大街小巷裡穿梭,透過從小熟悉的氣味,不斷藉著種種可能的機會,尋覓自身的歷史。


全書剝絲抽繭,作者最後呈現女主角的真實身分:她實為倖存的亞美尼亞人,幼年時在伊斯坦堡歷經種族大屠殺的一九一五年,而後被英國籍的藥劑師父母收養,她並隨之移居英國。她英國籍的養父母雖幸運躲過當年伊斯坦堡種族大屠殺事件,但卻不幸都在二次大戰中喪生。


看到這裡,我不禁佩服馬克.李維的筆法與他的用心。他用「浪漫愛情」做為這一本書的主題,其實他關注的是在種族屠殺之下倖存者的人權。這或許也與馬克.李維曾為國際特赦組織拍過紀錄短片有關。如果沒有極為強烈的人道關懷,怎麼能夠寫出這樣的「浪漫愛情」小說。 


用浪漫小說,舖陳種族大屠殺事實


一般人在閱讀浪漫愛情小說時,大概也不會刻意去想到人類的歷史上有種族屠殺的事實存在過。而馬克.李維正是藉著他自己的文筆,用浪漫愛情包裝的小說,舖陳出這個令人震撼的事實:至今土耳其政府仍不承認,但西方國家已經承認的--亞美尼亞種族大屠殺。


馬克.李維在書中,以書信方式呈現男女主角互相通信的內容,以下的楷體文字正是作者細部描繪大屠殺的場景:


是日於伊斯坦堡,亞美尼亞的顯要人士、知識分子與記者、醫生、教師及商人在一場血腥大逮捕中強遭扣留。其中多數男性於未經審判下遭受處決身亡,倖存者則被押送到阿達納與阿列普的集中營。



「我們從來就沒有進一步的消息。」她回答我。「只知道在伊茲密特有四千多個亞美尼亞人被送入集中營。而整個帝國在悲劇發生之際,便已有幾十萬人遭殺害。今天沒有人談論這場悲劇,所有人都保持沉默。倖存下來且有力量做見證的人少之又少,人們並不願意聽他們說的話。請求原諒這件事需要極其謙卑和極大的勇氣。我們有提及人口遷移,不過相信我,這是兩碼子事。我聽到傳聞,說成群結隊的女性、男性及幼童,綿延達數公里長,穿越國境向南遷移。那些沒有被送上載運牲畜火車車廂的人,均沿著火車鐵軌徒步前進,一路上既沒有水也沒有食物,無法繼續前行者,便在溝渠間被子彈射入腦門了結性命。其他人則被帶到沙漠中,任其衰竭及饑渴而亡。」


看到馬克.李維這樣書寫歷史,以另類的方式呈現某一個種族大屠殺事件,讓喜歡他作品的法國讀者或是世界各國的讀者,有接觸正確訊息的管道,我不禁想著,台灣的二二八事件或是白色恐怖時代許多被迫害人權的歷史,雖然經過很多人的努力,受害者的口述歷史一一出爐,也有電視劇的產出,但是像這樣被國際知名作家或導演關注的機會,似乎還不曾有過。


如果台灣的被迫害歷史也能這樣「被書寫」、「被國際化」,讓世界上其他國家的人更了解台灣過去曾經有過的歷史,那該有多好。



邱斐顯主編,《二二八平反與轉型正義》201711月,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出版。

邱斐顯著作,《想為台灣做一件事》2010年,前衛出版社。 



2018年6月9日 星期六

咱 tioh 愛趕緊,轉型正義 е 腳步

20180225  邱斐顯《二二八紀念專輯導讀演講》全文


858秒處開始~~4928秒處結束)

  
感謝主持人的介紹。
佇今日的演講進前,
首先,我欲感謝這本冊的編輯團隊;
第二,我欲感謝二二八基金會;
第三,我欲感謝在座所有來關心轉型正義的兄弟姊妹。


今日,我的演講,分做三個部分。
第一个部分,我是大稻埕个囡仔。
第二个部分,採訪過程的分享。
第三个部分,轉型正義的腳步。


第一个部分,我是大稻埕个囡仔。

我是佇大稻埕出世、大漢的囡仔,阮兜就蹛佇法主公廟邊仔(pinn--á)的巷子內,這馬這个法主公廟是後來才改的。原本它是佇(相片頂頭)正手爿,南京西路   344 巷   號。你看到个,就是這條巷子。我小漢攏佇這條巷子內𨑨迌(tshit-thô)。有廟會的時陣,我著攏佇戲棚下看戲。

為著這擺的演講,我有共我个一個長輩開講。她共我講起,她講,日本時代,這條巷子內,有五、六个十幾歲仔的囡仔,自願去做日本兵,其中一个是我的大伯。

彼當陣他去做日本兵,予派去南洋,派去到菲律賓。戰後,這五、六个囡仔,只有賰(tshun)阮大伯一個人平安倒轉來。

我的阿姆閣共我講,在二二八事件發生了後,阮阿伯轉去厝   e,我的阿公就共他講,「這馬外口在抓人,尤其是你做過日本兵的囡仔,真危險,你就自按呢甲我留佇頂頭,bē 使落來。」

這就是咱个頂一代,佇驚惶(kiann-hiânn)中度日子的台灣人。


國中的時陣,阮兜搬離開大稻埕。

高中,我讀北一女,我的公民老師,佇課堂頂頭,捌大聲共同學按呢講:「那些黨外人士,整天只會罵政府、罵元首。真不知道他們書讀到哪裡去了?」他擱叫阮趕緊加入國民黨,要「報效國家」。

彼个時陣,我感覺老師講个真奇怪,所以我就返去厝仔問阮爸爸,「爸,阮老師講的,敢對?」阮爸爸聽到了後,恬恬,他入去他的房間,拿一寡雜誌交予我,他講:「遮的(tsia—ê)黨外雜誌,你先家己拿去讀看嘜。」

幾若個月了後,有一場選舉,阮爸爸帶我返去大稻埕聽演講,返去日新國校、太平國校,聽陳水扁、謝長廷怹个演講。聽完遮的演講了後,我開始心肝內對政府所講个,佮老師所講个,我就有一個真大的疑問。

大學畢業了後(我19876月大學畢業,1987715日台灣才解除長達38年的戒嚴令。),我入去一个雜誌社,《台灣新文化》雜誌社,做一个小編輯。彼當陣,《台灣新文化》雜誌社的編輯部,就囥佇前衛出版社。前衛出版社的社長林文欽共我講,「你才拄來,會當先看一寡咱過去的舊雜誌,先有一寡概念,等以後總編揣到的時,才開始來編。」

我彼陣拿舊雜誌來看,看到中央仔有寫到「二二八事件」的時陣,
我驚一趒,我就返去厝个共阮爸爸講:
「爸,這二二八事件寫的所在,敢是咱兜舊厝彼附近爾爾?」
阮爸爸聲音壓低低,他講:「是啊。」
「啊你哪毋捌共我講起?」
他講:「你敢有聽   什麼人講?沒人敢講!彼當陣,有一个歐巴桑去予人拏槍敲到,彼當陣,嘛有一个少年家,怹兜就蹛佇永樂市場口仔,他才行落來沒多久,就去予槍子彈到,彼个人就過身啊。彼个人才大我兩三歲爾爾。」


各位,這是我這馬佇   Google 頂頭揣到个,為著這擺的演講,我特別去揣出來的資料。阮兜舊厝,佇南京西路   344 巷   37 號。它到二二八事件的引爆地,只有   150 公尺。   150 公尺的距離,我到大學畢業,已經事件經過四十年,1987 年的時陣,才開始雜誌頂頭有寫,開始有人去推動。

大家看會著,這是咱小邱老師(邱萬興先生)所翕的,天馬茶房頭前,二二八的紀念碑。頭拄仔我講著的,前衛出版社的社長林文欽先生,他這馬嘛佇現場。 感謝文欽兄,我才有機會,開始漸漸了解二二八事件。


1988 年,我第一擺有機會,去南投,採訪二二八的家屬。
我會記得,彼當陣,我的台語真袂不輪轉,我去佮遐的(hia—ê)家屬採訪的時陣,遐的歐吉桑、歐巴桑就問我講:「奇怪,你台語就講袂好勢,你是按怎欲來共阮做採訪?」因為彼當陣我佇民進黨中央黨部做編輯,所以我就共遮的歐吉桑、歐巴桑講,民進黨開始欲來調查二二八事件,希望共遮的家屬做一寡紀錄。

遐的歐吉桑、歐巴桑就問我:「啊妳嘟位人?」
我共怹講:「我是大稻埕。」
怹就問我講:「大稻埕哦?啊妳敢知影二二八事件?」
我講:「知啦,我是舊年才知影的。」
紲落來,講到二二八事件,講到怹予人殺死的親人,
怹就目屎輪落來,怹心內真驚惶。
但是我共怹解釋了後,
怹就慢慢仔一點一滴共我講怹過去厝內的代誌。

我共怹採訪的時陣,已經是解除戒嚴一年以後啊,
但是遮的歐吉桑、歐巴桑,還是非常个驚惶。



下面,我欲介紹个是曾道雄教授。曾道雄教授是台灣的聲樂家。他嘛是歌劇導演兼指揮。最早,   1992 年,佇主辦紀念二二八音樂會的時陣,就是由曾道雄教授來發落个。彼當陣,李登輝總統嘛到彼个音樂會,去共家屬致意。彼是咱台灣頭一擺有國家元首共二二八受難家屬會失禮的一个場所佮場合。

尾啊,   2006 年,我有機會共曾道雄教授做訪問,我就問他:「曾老師,你遮爾精彩的音樂教授、聲樂家的生命歷練內底,有什麼代誌予你較特殊、較永遠袂放袂記个否?」

他共我講,有。他彼陣佇學校教冊,   1977 年,彼當陣蔣介石(此處口誤為蔣經國)才拄過身兩年,師大音樂系欲辦一个清唱音樂劇,講欲紀念蔣介石。有人就指派他去演蔣介石。他知影他欲予人派去演蔣介石的時陣,他心內非常無願意。他共我講,彼當陣他拒絕。為什麼欲拒絕?他的小學老師,捌佇教冊當中就予人捉去,不明不白捉去,當然彼已經是咱所謂的白色恐怖年代,二二八事件以後的白色恐怖年代。所以曾道雄老師對這層代誌印象非常深,他絕對無願意去演蔣介石。但是也因為按呢生,差一點就袂當佇學校教冊。

 2006 年我共他採訪的時陣,這篇文章刊出來十工了後,咱的《二二八事件責任歸屬研究報告》就出來了。彼當陣,張炎憲教授閣一寡學者,怹落个結論是,二二八的元凶就是蔣介石。

我欲請問在場的各位兄弟姊妹,
威權體制時代,敢講大家攏選擇服從嗎?
威權體制時代,有人拒絕服從否?
有。曾道雄四十年前就拒演蔣介石。
這,就是台灣價值。
這,才是台灣價值!


以上請參見:【邱斐顯部落格】
台灣聲樂教父:拒演蔣介石的曾道雄(文/邱斐顯)


我,一个不知影台北二二八事件的大稻埕囝仔,拄仔好有機會參與這个編輯團隊,做這本冊的主編,我嘛希望會當透過這本冊,予閣較多濟人了解,30年前就有遐爾濟前輩,怹佇為二二八平反運動打拼。




第二部分,我欲講个是,訪問過程的分享。
這部分,我欲講三个人,
頭一位是作家李喬;
第二位是中研院的副研究員陳儀深老師;
第三位是咱个阿扁總統。

第一位,作家李喬。李喬是咱客家籍的文學大師,寫過很多大河小說。其中這一本《埋冤一九四七埋冤》,李喬老師開十年的時間,家己去做田野調查,閣開三年的時間,寫八十萬字。他講他欲來研究二二八事件。為什麼他欲開遮爾長的時間去研究,因為他共阮講,怹爸爸差一點仔佇二二八事件當中遭到活埋,因為按呢生,他一路教冊、提早退休,就是希望有閣較濟時間去做研究、做調查。

訪問當中,李喬老師共阮講,為著欲了解二二八的真相,他為苗栗坐巴士,坐到台北,佇圓環邊下車。他講:「啊,我去的次數太多了。我下了車以後,閉著眼睛都可以走到南京西路   344 巷那邊。我聽到的時陣,我共李喬老師講:「李喬老師,我就是在那條巷子出世的。」他說:「真的啊?」

我即馬欲佇遮共大家分享的是:

他,一个苗栗客家人,蹛佇偏遠的所在,
為著二二八事件,他一再跑來台北圓環邊,南京西路遮,做調查。
但是,我,佇遮出世的囝仔,
自頭到尾,毋捌聽過任何一个厝內的序大長輩,
或者是厝邊頭尾,完全無人講起二二八事件。

這是到了   1989 年,頭拄仔咱有著進前的影片,1987 年才開始有遐爾前輩提出要求平反、要求公布真相。兩年了後,1989 年的   月   28 日,李喬在南京西路佮迪化街的交叉口演講,說明二二八事件。


第二个,我欲講个是陳儀深老師。陳儀深老師佇學術界,長期研究二二八。彼當陣,猶有張炎憲教授佮一寡學者,攏共同佇做研究。佇訪問過程當中,陳儀深老師共阮講一件雖然真趣味但是真心酸的代誌。他講,   2006 年,佇二二八事件責任歸屬研究報告出來了後,沒偌久,他就予人告。告他的是誰人?大家會當臆著嗎?因為遮爾學者定調,蔣介石就是元凶,所以蔣介石的孫仔,蔣孝嚴就去按鈴申告,講遮爾學者誹謗他的先人,而且,求償   50 億。陳儀深老師共阮講:「喔,我這个窮學者,一睏仔變做講我有   50 億的身價。」

但是,咱共想看覓,這款的學術報告出來,事實佇遐,親像蔣孝嚴怹這款个人,是不是有「做賊的喊捉賊」的那款味道?二二八的家屬不知影被害者佇佗位,有的人連親人的屍體佇佗位都不知,這馬為著這份報告,竟然有人欲來求償   50 億,這,敢有天理?

陳儀深老師,為著這本冊,開真濟精神,他嘛佇這本冊內底,寫真詳細的導論。各位手頭有冊的時陣,會當好好仔看。佇這个過程當中,阮不斷佇討論,感覺有不足的所在,就閣開研討會、座談會。而且因為他是一位學者,所以他要求阮佇編輯出版的時陣,攏愛照學術規格,資料對佗位來,攏愛交代予詳詳細細,引經出處,予後壁的人欲知影、欲研究的時陣,有一寡依據通好揣。

所以佇遮,非常感謝陳儀深老師對這本冊所用的心血,他嘛希望這本冊會當予閣較濟的青年朋友了解,遮爾三十年來二二八平反的一寡歷史記錄。



第三位,我欲講个是,阮去共阿扁仔總統做訪問的過程。大家知影,阿扁仔總統因為目前的身份佮他的狀況,非常特殊,阮欲共他做採訪的時陣,需要經過層層的關卡,包括講咱二二八基金會這爿,愛去共台中監獄、法務部提出申請。

我會記咧,阮去採訪的彼一工,阮一行人去到阿扁的住所,時間一咧到,阿扁就手攑枴仔,慢慢仔,一步一步行入來,由他的外籍看護共扶佇个。他看到阮的時陣,非常歡喜,面有笑容,但是他手頭嘛挈到一張紙。彼張紙是我欲做訪問時的訪問題綱,大概是共他講,一點鐘的訪問內底,希望他予阮的一寡回覆。我看到彼張紙,空白的所在,予他寫甲密密麻麻,然後阮就開始一段一段去講遐的問題。

因為我家己本身捌做過《綠色年代》的編輯,所以拄仔好對彼段時間的歷史比別人較有印象,所以我問阿扁總統,「   Nylon(鄭南榕)想欲推動二二八和平運動的時陣,他人佇(看守所)內底,你人嘛佇台北看所守內底,彼陣恁敢有講起出來以後,想欲安怎去推動二二八和平日的活動?」

阿扁總統就共我講,怹兩个,其實是   Nylon 先予人抓去台北看守所,阿扁仔本身嘛因為別个案件嘛入去台北看守所,但是阿扁仔彼當陣就是   Nylon 的辯護律師,所以大家去想看覓,一个被告先被抓去關,幾工了後,辯護律師嘛予抓去關。阿扁仔講,彼當陣佇个牢房內底抑閣沒親像這馬遮爾嚴,他講因為他是辯護律師的身份,他會使去被告的牢房,去甲他講一寡件的代誌,因為一般的犯人是不使跳房e,所以他就有彼个機會,「我的被告需要,我欲予他一寡法律諮詢,所以我就去他的牢房。」

但是阿扁仔說,他逐擺若去   Nylon 牢房的時陣,攏不是佇講家己的案件,法律案件欲安怎辯護,怹所討論个是台灣的政治的問題。但是阿扁仔說,彼當時怹並無佇籠仔內討論出來欲安怎做二二八。這段歷史,我甲寫佇冊內底,有真濟長輩共我講,「若不是你按尼寫,阮攏不知怹同齊予抓去關,嘛不知阿扁仔捌做過他的辯護律師,兩个人佇籠仔內互動个情形。

Nylon 出獄了後無偌久,他就積極去推動二二八和平紀念日的運動,頭拄仔咱嘛佇影片當中有看到,一寡牧師、律師攏行出來支持這个運動。

但是這个二二八和平日,一直到   1997 年才被訂為國定紀念日,一直到舊年,   2017 年   12 月   5日,咱个促進轉型正義條例才通過。


促進轉型正義條例,簡稱「促轉條例」,是到   2017 年才通過的。

但是猶未促轉條例的時陣,
阿扁仔市長就會當將總統府面頭前那條介壽路,
改名做凱達格蘭大道,一條原住民名的大道。
猶未促轉條例的時陣,
阿扁仔總統就已經設檔案管理局,
積極找揣二二八的檔案。
猶未促轉條例的時陣,
阿扁仔總統就將中正紀念堂彼个大中至正牌樓的字,
共換做自由廣場。

所以咧,過去猶未促轉條例的時陣,
阿扁仔總統都會使為台灣做一寡代誌,
今馬促轉條例通過啊,敢是會當為台灣做閣較濟代誌?



第三,轉型正義的腳步。這咧部分,我會共各位介紹三个小故事。
第一个,我欲介紹的是   Steven Spielberg,咱中文譯做史蒂芬.史匹柏。為著這擺演講,我去網路頂頭揣一寡資料。我有看著  Steven Spielberg  2016 年佇哈佛大學的演講。佇演講當中,我才知影   Steven Spielberg 不是干焦一个國際知名的大導演,他抑閣是猶太人。佇這个影片當中,我才知影他細漢的時陣,非常驚人知影他是猶太人。但是他拍真濟電影。



到了   1993 年,他拍一部關心猶太人的電影【辛德勒的名單】的時陣,這部電影拍完無偌久,   1994 年他就成立一个   Shoah Foundation ,中文譯做浩劫基金會,彼个時陣他就開始用影音錄影存證,去揣一寡遮爾受害者,請怹來錄影錄音,講一寡怹安怎拄到个這款大屠殺的經過。

這个基金會,我看他的演講了後才知影,
怹這馬目前已經做到    63 个國家, 53000 个影片,
甚至中央仔猶閣有包括南京大屠殺。

我佇想,佗一天,咱嘛應該共史蒂芬.史匹柏聯絡,
咱台灣的二二八大屠殺嘛是應該會當按呢做結合。

我看到史蒂芬.史匹柏,他的努力,同款是為受難者做遮爾影音存檔的工作,這會當予咱做借鏡。雖然講咱一直講,公開檔案真重要,但是若有遮爾影音檔,咱佇推動的時陣,會閣較有力。


第二个我欲講的故事,舊年(2017年)5月當中,我有機會頭一擺去綠島。那擺去綠島的時陣,因為同行的人,有政治犯本人,嘛有受難家屬,嘛有學者去做口述史的研究,嘛有人權工作者,猶有一寡媒體,阮有彼个機會,佇五月中去綠島三工。

彼當陣,對我來講,我是頭一擺去綠島。佇坐船的時陣,我佇船頂,吹著海風,看到海湧,我就想到講,有真濟政治受難者,怹的家屬,為著欲看家己的親人,千里迢迢,由北、由南,攏有人,必須去到台東,坐船,才會當去綠島。

彼擺的行程內底,阮去參觀綠島頂頭的人權紀念碑,規面壁頂頭攏刻著受難者的名,有的是予槍殺的,有的是看關偌久,怹的名佮怹的時間攏留佇紀念碑頂頭。

彼當陣,這三位女士為著欲佮怹親人(的名字)翕相,我拄好佇怹附近,所以怹就共我講:「妳會使共阮翕一个否?」我就問怹:「為什麼恁三个人欲指兩个名?」

大家看會著(tio̍h),頂頭彼个寫的是吳清溪,下跤手指的是吳慶。這三位女士才共我講,怹講,吳慶佮吳清溪是兄弟仔,是咱桃園真純樸的農民,但是佇白色恐怖時代,兩个兄弟仔攏予政府捉去,兩个兄弟仔攏予槍殺。

這三位女士內底,正手爿的這兩位是姊妹。彼當陣猶沒法令禁止三等親以內袂當結婚,怹內底互相有表兄妹結婚的,所以怹手指的這兩个兄弟仔,是怹的內公佮外公,同齊佇彼个時間就予人捉去,予人槍殺。

怹共我講,「你想看覓,怹的媽媽,閣有怹兩个人的某囝,規个家族仔拄到這款代誌,怹的心肝是若疼。」我佇共怹翕相的時陣就想講,這若是我的親人,我的一世人會是什麼款?


下一位,我欲介紹的是陳智雄的查某囝,陳雅芳。我佇彼擺的綠島之行,有機會佮陳雅芳講到話。她由印尼過來,她的北京語沒啥好,所以我全都用英語佮她溝通。她共我講,她其實來台灣幾若擺,但是去綠島是頭一擺。她本來嘛毋知影,干焦知影講,家己的爸爸,她小漢的時陣,攏無佇她的身軀邊,無佇她上需要的時陣照顧她,所以她定定怨嘆她爸爸。但是一直到   2003 年,她爸爸予人槍殺   40 年的時陣,她才雄雄收到一个通知,講她有這个資格來申請補償金。

2013 年,她爸爸予槍殺   50 年,她才收到咱這爿的檔案資料寄予她:她爸爸的遺書。佇綠島的時陣,她共我講,她的身體沒真好,定定腳痛,閣有,家己本身有癌症,這段綠島之行,轉去無偌久,她就破病、過身矣。她的爸爸是佇一九五○年代因為堅決主張台灣獨立,就予咱的政府捉去槍殺,陳智雄前輩。

咱頭拄仔看到,不管是欲做影音檔案保存,猶是講遮的口述史的資料,咱若沒緊做,受難者第一代已經凋零啊,連受難者家屬第一代、第二代嘛開始漸漸地凋零啊。


轉型正義,咱   tioh 愛趕緊,轉型正義   е 腳步,
今仔日,我欲強調我所講的重點,
「咱    tioh 愛趕緊,轉型正義   е 腳步」。
但是咱欲安怎趕緊轉型正義   е 腳步?


佇這本冊內底,學者薛化元著講到,
他要求檔案愛公開,
予歷史專家去做檔案清查。

佇這本冊內底,學者花亦芬就講,
咱應該愛學習德國的經驗,
做好公民教育,做好歷史教育。

佇這本冊內底,學者朱立熙共咱講,
韓國轉型正義的經驗,
咱應該愛將遮的蹂躪人權的歷史,
囥踮佇教科書內底。

佇這本冊內底,學者陳儀深共咱講,
他講到二二八的元凶為紀念的那個中正紀念堂,
應該愛趕緊轉型正名。
所以,咱   tioh 愛趕緊,轉型正義   е 腳步。


最後感謝各位,今仔日來遮,共阮同齊來探討轉型正義。

我是大稻埕的囡仔,過去我一直不知影二二八事件。
等到我後來畢業,有機會入去雜誌社,看著雜誌才知影。
而且,我嘛拄仔好有彼个榮幸,
慢慢仔佇這个編輯的領域內底工作,
有彼个榮幸做這本冊的主編。

咱   tioh 愛趕緊,轉型正義   е 腳步!

台灣歷史,總有一工,會等到天光。
但是二二八的受難者及家屬,
卻往往看袂著轉型正義的日頭。

咱   tioh 愛趕緊,轉型正義的腳步!

感謝各位。



邱斐顯主編的《二二八平反與轉型正義》201711月,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出版。

邱斐顯,著有《想為台灣做一件事》2010年,前衛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