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0日 星期六

《最後寵姬》阮兜的小笑詼

文/邱斐顯


佇阮兜,定定有這種情景出現:一个中年媽媽(我),定定糊里糊塗將目鏡、手機仔凊彩亂囥,揣無ê時陣,就對查某囝咻:「我的目鏡佇佗位?你有看著我的目鏡無?」、「我的手機仔佇佗位?你有看著我的手機仔無?」

阮查某囝總是會安尼應我講:「妳又擱塊找目鏡/手機仔?」

前兩工,我咧揣一本對圖書館借轉來的冊,就家己踅踅唸:「《最後寵姬》佇佗位?」

阮查某囝聽著了後,應我一句:「共敲一下。」
我聽無她ê意思。「唅?你講啥?」

「你毋是講,最後手機佇佗位?逐擺你揣無手機仔的時陣,攏愛用這種方式(用厝內的普通電話,共敲一下,予伊霆一下),共手機仔揣出來。」

「毋過,我講ê《最後寵姬》是一本冊,我毋是講『最後手機佇佗位?』」
阮查某囝開始放聲大笑……





邱斐顯,《想為台灣做一件事》作者。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